无声历史 | 爨龙颜碑与爨宝子碑

2017-09-11阅读

云南曲靖,这里被称为长春之国,西倚凉雪之山,南临沧浪之水,千载以下,生活在这里的众多少数民族创造出了灿烂的古代文明,留下了浩瀚的文化遗产,各种历史文献充箱盈柜。魏晋南北朝时期爨氏长期统治云南,现存两块爨碑是最好的证明,它曾遍布于中国的某一片山野,它以水恒的材质,书写着毕夏故国的山河旧样,记录下赤县神州的沧海桑田。

这两块爨碑分别为“神品第一”的《爨龙颜碑》和“南碑瑰宝”《爨宝子碑》,保存至今,被誉为神品。碑文古雅,结体茂密,虽为楷书,却饶有隶意,笔力遒劲,意态奇逸,结体多变,是隶书至楷书过渡的典型,有人将它与嵩高灵庙碑相比,认为“淳朴之气则灵庙为胜,隽逸之姿则爨碑为长”。分存于云南陆良贞元堡和曲靖一中校内。

爨龙颜碑

在陆良彩色沙林西面约二三公里的薛官堡斗阁寺大殿内,耸立着一块古碑,爨碑的碑身被玻璃罩住,风化严重,看上去斑驳陈旧。

这就是全国著名的“二爨”之一的爨龙颜碑。南朝刘宋孝武帝大明二年(公元458年)立。此碑是宁州刺史爨龙颜的墓碑,又称大爨碑,与爨宝子碑相比,此碑较大,字数亦多,碑高3.38米,宽1.46米。正面碑文24行,904字,背面题名三段,共313字。碑额呈半圆形,上部浮雕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下部正中穿孔,左右刻日、月,日中刻俊鸟(三足鸟);月中有蟾蜍。中题“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县侯爨使君之碑”。

爨龙颜碑,词采富丽,文笔凝炼,富于感情,反映出南中知识分子爨道庆有相当高的文学修养。就书法而言,笔力雄强,结体茂密,继承汉碑法度,有隶书遗意,运笔方中带圆,笔画沉毅雄拔,兴酣趣足,意态奇逸。

爨宝子碑


《爨宝子碑》矗立在今天的曲靖一中校园内,通常被称为小爨碑,成为人们研究爨文化的重要源泉。因属隶变时期的作品,体势情趣、情态均在隶楷之间。寓飘然于挺劲,杂灵动于木讷。碑中的字以长方、正方为主。一般来说,上下结构的字成长方块,左右结构的字形成正方块,而这种四角饱满的块状即是构成其风格内敛深沉的重要原因。此碑具有较高的书法艺术价值,书家对它多有推崇。范寿铭:《爨龙颜碑跋》说:“魏晋以还,此两碑为书家之鼻祖。”康有为对此碑推崇备至,说此碑“与灵庙碑同体,浑金璞玉,皆师元常实承中朗之正统。”他在《碑品》中将爨龙颜列为“神品第一”,赞其“下画如昆刀刻玉,但见浑美;布势如精工画人,各有意弃,当为隶楷极。”

由于书法精美,常有千里之外觅拓本学书者,道光年间曾有人为诗纪其事:“吾家小阮好作字,虎卧跳有深嗜。远来万里求此碑,桂阮颇详王未备。千钱买寄汝一观,朴散风神同北魏。”世人对此碑的追捧由此可见一斑。

当地人认为“爨体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文化积淀,更是精神依托。”爨文化越来越受到老百姓的关注,已经融入当地的日常生活中,行走在曲靖的大街小巷,由爨体写成的招牌商标俯拾皆是,透露着曲靖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,这样既弘扬了曲靖本地文化,同时也发扬了爨体,把它推向一个更高的境界。爨文化在新时期被人们赋予了新的内涵以及更多的发展空间,人们可以更自由地发挥出自己的想法和灵感。可能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